当前位置:首页>>儿童识字>>儿童识字大家谈>>儿童识字经验交流和分享

城管因走鬼儿子的眼神厉害而放弃扣押其母亲三轮车:怕孩子留下阴影

2013-11-13 18:37  by:qiaotu  来源:儿童识字大家谈
分享到这里:

9月27日,梁国勇在丰台看丹桥巡查,因周边环境好转,居民都不让他换岗。

9月28日,李文华在木樨园过街天桥为人指路,因为年龄大,小贩和队员都叫他“大爷”。

城管与男孩 网络图片

原标题:难抵孩子眼神 城管弃扣其母游摊

当事队员称怕给孩子成长留下阴影,希望让人看到法规的人性化一面

“延安城管暴踩商户”、“湖南城管秤砣砸死瓜农”、“刺死城管的夏俊峰被执行死刑”……每当有城管涉及的暴力事件,总是能引起广泛关注,而其中,即便城管是暴力事件的受害者,也不一定能得到更多人的同情。而作为首都的城管,如何文明执法,如何维护北京城管的形象,是很多城管队员一直思考的问题。对这些问题,丰台的三名基层城管队员,有着他们自己的看法和故事。

赵东旭

年龄:27岁

所在分队:东铁营城管分队

“我对孩子的眼神没有抵抗力”

9月16日,南三环刘家窑桥附近,城管正将一家商户的烧烤炉抬上执法车,引来很多路人驻足围观。“又在扣东西,城管最牛!”几名围观者议论,执法的队员虽然听到了,但没搭话。

当城管两年,80后队员赵东旭对于这样的围观已经习惯,“这算好市民,还没张嘴就骂”。

有时接起热线电话就挨骂

赵东旭是东铁营城管分队举报组的成员,每天负责接听市民反映环境秩序问题的热线电话。话筒里,有举报违建的,有反映摆摊占道的,也有打来电话骂城管的,“一接起来,张嘴就骂,开头是‘你们城管xxxx’,后面的字眼儿难听极了。”

“他们其实就是想骂人,城管充当了他们坏情绪的宣泄口。”赵东旭知道,这些年,城管在老百姓心里的印象不好,他觉得这里有城管自身的原因,有舆论原因,也有老百姓对城管工作不了解的原因,“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手里的工作,对得起自己。”

游商带孩子出摊应对城管

在赵东旭短暂的执法生涯中,让他最难面对的是游商们孩子的眼睛。

有一次在宋家庄规范游商占道,城管要暂扣一名女商贩的三轮车,对方坐在上面,死活不走,旁边站着一个不到一米高的孩子,“不哭也不闹,眨着眼睛看着我们。”

赵东旭说,这让他突然想起网上的一张照片:一个男孩,双手抵住一辆车的尾部,眼睛瞪向镜头。“大人违法,城管执法,我生怕发生冲突,给孩子的成长留下阴影。”

“你快走吧,下次别在这摆了。”赵东旭叮嘱完那名女商贩后,又赶紧朝其他游商聚集的路口走去。

丰台区城管执法大队宣传科科长陈海龙说,曾有女商贩遇到城管执法,把孩子留在摊位上扭头就走,队员把孩子接到队里,轮流照顾了两个星期,最后孩子父母找到队里,认了错。

赵东旭知道,有的商贩带着孩子出摊,就是为了应对城管,“我确实对孩子的眼神没有抵抗力,成人的世界有法律、有规范,在孩子面前,我希望他们看到法律中人性的那一面。”

梁国勇

年龄:46岁

所在分队:丰台城管分队(丰台镇)

“老梁一走看丹路还得乱”

城管队伍里有句话——老队员是个宝!

岁数大、阅历久,老城管队员沉得住气,耐得了心,会应对各种问题。

丰台城管分队的队员梁国勇就是分队里的那块宝。

执法被骂“连鸭都不放过”

老梁从部队转业前,沈阳刚发生夏俊峰刺死两名城管的案子,身为沈阳人的岳父知道老梁要当城管了,嘱咐他“要公正执法,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。”

一次有居民举报,小区附近一个刚拆迁的地方,有人占着空地养了10多只鸭子,影响居民休息。

要求养鸭人清理时,一名男子手持菜刀朝老梁走来,“给你刀,你把这几个鸭子都砍死。”看见老梁的同事用执法仪拍摄,男子抢过来就扔在了地上。

这没让老梁生气,倒是围观群众的态度让他觉得委屈,“老百姓说我们连几只鸭子都不放过,大伙都不向着我们。”

老梁一跺脚,把刀接过来,也扔在地上,“我们如果不对,我们改,你对吗?你换位想想,你是周边的住户,鸭子天天叫,影响你休息,你给我们打电话,我们管不管?”

老梁一肚子的委屈话吐完后,围观的市民很多都不说话了,趁着大伙沉默,老梁给男子开了谈话单,“回头你来队里,我们商量一下你的鸭子怎么办。”老梁说,后来,养鸭子的老板来队里,给大家道了歉。

居民打电话不让老梁换岗

老梁说,他把每一次执法都当做塑造城管形象的机会。

在丰台城管分队,老梁负责看丹桥以西的看丹路的环境秩序,这里有学校,有小区,紧邻西四环。

老梁负责这片以后,居民马大妈把这里的变化看在眼里,“他来了以后,一到下午,商贩没了,路也不堵了,街上的垃圾也清理了。”

不久前,老梁执行2个月一次的换岗,被调到西四环巡查。马大妈的电话打到队里,“不能让老梁走,老梁不能离开看丹路,他一走,还得乱。”

最终,分队队长尊重居民的意见,让老梁“驻守”看丹。


李文华

年龄:56岁

所在分队:大红门城管分队

“小贩和城管不是天敌”

每天9点前,木樨园桥东天桥上就摆满了小摊,仅给行人留下1米多宽的通道。当李文华开的城管车停到桥下时,桥上的小贩便开始收摊,“城管大爷来了。”

“不能为难大爷工作”

当56岁的李文华走上桥的时候,桥面上的小贩都消失了,路通了,接踵而至的是不断找他问路的行人。

老李在小贩中的威信并非靠罚、扣树立起来,“他不骂人,从没动过手,每次劝商贩走,都和和气气,是个讲理的人。”贴手机膜的小纪说,他来了,商贩们就走,“也不能为难大爷的工作不是。”

可老李刚来时,沿街的商贩能摆出500多米,在每一天的盯岗中,他并不上来就轰人。“桥下卖报纸的小伙子智障,生活需要这笔收入;桥上卖小饰品的扎西,媳妇没工作。”老李说,在路边摆摊,是因为租不起正规摊,生活有难处,但从法律上来说,无照经营违法。

老李爱跟小贩聊天,也会把这些他对商贩的理解都告诉他们,“你要生活,但不能以影响别人的生活为代价,所以你们也得理解我。”

过节收小贩问候短信

不是每个商贩都会听劝。今年年初,老李上天桥巡查,一个小伙却不收摊,“你管我,我就跳桥。”小伙撸起袖子,还掏出水果刀往自己胳膊上比画。老李发现,这小伙子的胳膊上都是刀疤。

“你先别划,咱换个地方说话。”小伙不肯,老李用上了激将法,“你都敢拿刀划胳膊,不敢跟我走?”这么一说,小伙子把刀收起来。吃完老李买的饼,小伙子说,自己幼时丧母,父亲再娶后,一直是年迈的爷爷照顾,因孤僻,一激动就自残。

“大街上摆,挣不了钱,还违法。”老李告诉小伙,有难处可以来找他,可以想办法帮他找个正规摊位。不久前,小伙背着大包小包来找老李告别,“大爷,我要回老家了,要开个店卖手机壳。”

每逢过节,老李总会收到很多陌生人发来的短信,一段段读完,老李才知道这些都是和他曾经交手的小贩发来的。

这些经历,老李常拿来和年轻队员说,“谁说小贩和城管是天敌?”老李说,别把自己的地位看得太高,城管面对的都是平等的人,执法者首先应该尊重你的执法对象,才能获得对方的理解和尊重。




相关标签:儿童心理 儿童表情 城管执法 城管难抵男童眼神弃扣其母三轮车 

幼儿识字文章作者编辑

在儿童识字大家谈发表文章,请点击这里:我要发表

读者评论:
    暂无评论

验证码